创造营和青你相继成团,剩下的练习生何去何从?

        时间:2020.07.05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行者
        蔡徐坤和火箭少女101


        1905电影网讯 蔡徐坤与火箭少女之后,资本与观众都在寻找下一个“蔡徐坤”与“火箭少女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根据《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》显示,2018年中国粉丝经济市场规模已达到450亿元,同比增长60%;预计2020年,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断增长的市场规模背后,作为偶像原产地之一的练习生市场跟着火爆起来,各类选秀节目扎堆出现,C位成团成为绝大多数练习生的共同目标。


        刚刚结束的《创造营2020》总决赛上,希林娜依·高、赵粤、王艺瑾、陈卓璇、郑乃馨、刘些宁、张艺凡七名练习生从101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,成为当晚赢家。


        《创造营2020》七人出道成团“硬糖少女303”


        然而,偶像选秀体系从来就是一座金字塔,站在塔顶之人是少数,落选者构成了宽大厚实的塔座。那些没能成团的练习生,多数可能会伴着节目热度的消退,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更多的从业者,可能在结束练习生生涯时,仍然是没有获得一次公演机会的无名之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无名之辈”是常态

         

        速食年代,练习生已成为内娱偶像制造饭堂里最常见的食材之一。这也是普通人通往星光大道的不多路径之一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4年,为了圆自己女团主唱梦,穆穆辞去家乡西安的一份小学音乐教师工作,开始了北漂练习生生涯。公司资源优渥,与此对应的便是对标韩式体系的训练计划,每天正常训练时间在十小时,但自我加练却是常态。


        穆穆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晚上不睡觉也是正常的,因为永远有人比你更努力。”那段时间,穆穆平均每天练习时间达到十五个小时。加倍训练是从一名素人快速具备出道资质,并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最好的方式。从训练生模式走出来的导师Lisa曾表示,自己会练习到凌晨三四点,因为机会不是一直有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Lisa和练习生

         

        经纪公司通常会为练习生统一安排体系化的培训课程,包括声乐、舞蹈、表演等在内,与课业繁重的毕业班一样,每周、每月都有相应的周考、月考。有的公司会根据考试成绩给练习生分发不同评级的铭牌,要求随时佩戴,直至下次考试评级发生变化才可以更换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对于穆穆而言最难的便是每天的体能训练,俯卧撑、扎马步产生的痛苦不仅仅来自于身体,还来自心理。练习次数不达标,全队都要一起陪着做,不想连累队友,只能逼自己早点达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经历两年左右的培训,辗转北京、深圳等地,初始三百余人的队伍规模越变越小,正式成团的日子越来越近。最终,穆穆所在的A团成功突围,但即将赴韩国宣布正式出道前夕,却被告知计划取消。


        穆穆练习唱歌


        “整个心态都崩塌了,没有任何收入,两年都在做一件事,那么辛苦通过层层选拔,结果要出道的时候,一些从来不知道的要求摆在面前,你不配合就不能出道。”那一刻,穆穆觉得两年时间的努力就这样浪费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一个是八到十年合约时间的原因,另外一个就是整容的事情,虽然他没有说强行会让你整,但实际上合约里面是有的,而且在公司之前的一些人,他们有的整的挺严重的。”因为对这两点存在疑虑,穆穆没有签约,进而最终成团计划搁浅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2018年,乐华娱乐CEO杜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,做一个团至少需要4000万到5000万。这也使得经纪公司不得不与练习生签订长合约。嘉行新悦负责人则表示合约期限是要考虑到前期培养的时间,并且也希望对艺人的打造是一个长线的规划。


        乐华娱乐CEO杜华和旗下出道艺人

         

        结束练习生生涯后,穆穆曾经迷茫过。女团主唱的梦想虽然搁浅,但是对音乐的喜爱依旧如初。在现实与梦想之间穿梭,让小穆学会了做好音乐培训老师的本职工作之余,努力朝着优秀独立音乐人的方向前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而那些曾经与穆穆有过交集的训练生,如今有的还活跃在舞台上,比如《青春有你2》正式成团THE9的安崎以及参赛选手墨谣、马蜀君等。在小穆眼中,这些人的各项业务进步都很大,也比以前更自信。


        安琦与练习生好友

         

        没有合适的露出平台与处于摸索中的培训系统,使得绝大部分练习生整个生涯可能都是一个“无名之辈”。


        作为曾经的赶路人,穆穆不赞成年龄非常小的人去做练习生,因为与年纪不相称的压力对一个人的心灵打击很大,如果能力在线,成熟一点再去当练习生也是可以出道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自由有时要为梦想让步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比之下,有些人就幸运许多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当爱豆出场从舞台上划过来的瞬间,我有被电到,然后很喜欢他,其实,台下他是一名很可爱的男生。”上初中之前,朱林雨被手机画面中一位韩国男明星的舞台表演圈粉。这也激发了她追随偶像的脚步,成为一名练习生的愿望。


        这个想法,也得到了父母的支持。正好当时公司有一个练习生海选,在母亲的陪伴下朱林雨参加比赛并被幸运选中。


        经过几年的培训,朱林雨得到了参加《青春有你2》的机会。据嘉行新悦负责人介绍,公司目前练习生(包含已亮相)在40人左右,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,公司内部竞争同样激烈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朱林雨在表演舞台上

         

        虽然在节目中止步35强,但是朱林雨的生活还是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开始有人找她要签名,节目通告也相对多了起来,有了一些新鲜的工作体验。但如果没有足够多的话题与作品维系热度,即使是成熟艺人也会很快被市场遗忘,刚被观众与市场关注的练习生更是如此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《青春有你2》上,朱林雨也有自己的遗憾。她认为自己前三次公演时表演节目的风格较为相似,未能展示更多面的自己。为了下次有机会更全面的展示自己,她为自己制定了一个训练清单。尽管简单自由是她想要保持的生活状态,对于未来的焦虑感可能早已藏入潜意识之中。


        朱林雨练习跳舞


        除了艺人之外,她还想成为一名到处旅游依靠带货为生的自由职业者。在新生代练习生的眼里,自由有时往往要为梦想让步,成功需要付出相应的筹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当下内娱练习生市场,更多的人可能连偶像选秀节目一轮游的机会都没有。2018年《创造101》与《偶像练习生》两档节目涉及的练习生就达1.5万名左右,能够在舞台上“拥有姓名”的人凤毛麟角,多数是无名之辈。


        《青春有你2》出道团THE9


        即使站在聚光灯下,选秀舞台凝聚的光芒,总是烟花易冷。无论是否顺利出道,优质的作品与人品都是艺人热度最好的保鲜剂。对于Z世代出生的练习生而言,成为自己或许比成为蔡徐坤或者火箭少女成员更重要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继续,还是转行,每个练习生都有不同的答案。


        文/行者